手机龙虎网

首页| 新闻| 政务| 房产| 旅游| 汽车| 教育| 财经| 艺术| 公益| 城视| 我们家| 拾搭网| 亲子拾光|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

您的位置:龙虎网>教育频道 > 校园新闻 >

怀念老杜

2017-10-18 16:19:05 我要播报

老杜是我初中时的死党。按他的话,我俩“一同进退”,在各方面都互相离不开。我曾打趣地说,除了不是一个爹生的,咱俩还没啥不同。他点点头。

到了初三,眼见着中考了,我俩便约定“用力向上窜一回”。他窜得高了些,进了年级前列;我逊色不少,只有了个“中上”的位置。从此以后,他又多了件工作:教我考试。记得那个周末中午,他拉着我去吃饭,到地儿坐下便侃侃而谈,说的主要是:你也不比我笨,刷题也不少,就是做得多想得少。他还特地分析了一遍卷子,讲的我哑口无言。临别,他拍了拍我的肩,说:“你行的!”

可我最终仍没能行。中考后,在操场旁的树下对了一遍答案,他脸突然阴了:“兄弟,你怕是进不了附中了。”我长叹一口气,立起身来,掸掉身上的土,祝他在附中名利双收。他感叹“不知何日再能相见”,我苦笑一声:“到时莫作陌路人便是。”

一别,便是一年。期间回过不少次母校,在那棵树下立了良久。我当时只是“打趣地”借着这棵树,吸一吸老杜的“学神之气”,却不知那也是在追忆逝去的友情。老杜,是再也见不到了。问起附中人,他们都说,这位“杜大佬”正在备战学科竞赛呢。

竞赛的赛场上,我又见到了他。老友相见,我十分高兴,但他却不屑:“唉!你啊!还是太差了!”我不服,问起他的竞赛成绩,一比,我高他十几分。这时,有几个人喊着“杜大佬”,把他迎了去,剩下我一个,不知是该自豪还是该悲伤,静默地站着。老杜,你去哪了?为何变成了“杜大佬”?为何管一个老友叫“太差了”?我不明白。

又听人提起他。这位“杜大佬”在他人面前提到我时,仍满口“太差了”。但他自己也在走下坡路,竞赛和学习二者都没有保全,眼镜厚了几层,但分数却少了不少。

同学聚会。杜大佬并未光临。在那被我和老杜共同吐槽过无数遍的食堂里,我不禁感慨:“真怀念老杜啊!”有人提议:“杜大佬就在附近补习,何不等他下课后请来?”

“不,”我摇了摇头,“我怀念的是老杜。老杜和杜大佬,于我是两个人。”

是的。我怀念的,是老杜。

作者:南京一中高二(3)班 傅云涛

指导老师:  王玲

来源:龙虎网  编辑:张玲

关闭